偷腥女性网
偷腥女性网
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情感 > 婚姻城堡 >

我爱上了老公妹妹的丈夫

http://lady.touxing.org 2013-05-14 来源:偷腥女性网 点击:

很轻率地嫁给了一个自己不爱的人 我爱上了老公妹妹的丈夫 我一直在想,如果我先认识舒明亮,那么我就不可能会和杨哲结婚,但是如果不和杨哲结婚,我就不可能认识舒明亮。我与杨哲的结合,就我而言,完全是为形势所逼。 我们是经人介绍认识的,见面后双方没什

    很轻率地嫁给了一个自己不爱的人
 

我爱上了老公妹妹的丈夫
我爱上了老公妹妹的丈夫
 

    我一直在想,如果我先认识舒明亮,那么我就不可能会和杨哲结婚,但是如果不和杨哲结婚,我就不可能认识舒明亮。我与杨哲的结合,就我而言,完全是为形势所逼。

    我们是经人介绍认识的,见面后双方没什么厌恶感。我不在乎他工作长期在外地,他对我的清高孤傲也无所谓,认识不到3个月,我们就一起去领了结婚证。

    举行婚礼那天,我第一次看见舒明亮。舒明亮千里迢迢从昆明的公司赶来,祝福他的大舅子杨哲。

    看见舒明亮的时候,我忽然愣住了,那一瞬间,我承认我动了心,这才明白,原来词典里说的一见钟情的确是有的。可是,现场的喜庆在时时提醒我:今天我结婚! 舒明亮和杨哲的妹妹结婚已4年了,并且有了一胖嘟嘟的可爱女儿。

    杨哲给我们作介绍,我就和舒明亮握手,感受着他的大手把我的小手包着,我心里竟莫明其妙地有了触电的感觉。只是那枚结婚戒指在悄悄地刺痛着我。婚后,舒明亮走了,也带走了我的思念。杨哲不久也去了工地,他每年几乎有三分之二的时间是在水利工地上度过的。

    从此,手头没事时我就喜欢站在办公室的窗前眺望西南方的天空,想象那片天空下舒明亮的样子。同事们都打趣说才结婚就想老公了。我只能故作羞涩地一笑,我能对他们说我是在想老公的妹夫吗?

    “一见钟情”麻醉了我

    我婚后两个月,舒明亮又飞来了,他这次来是生意上的事情,客户在我们这个城市。既然来了,他自然要回一趟丈母娘家。

    我晚饭一般是在杨哲父母家吃,然后再回去休息。那天下班回去忽然看见舒明亮坐在餐桌旁,我简直是欣喜若狂。

    饭后,我邀他去了酒吧,他说他正有此意,我吓了一跳,怎么就想到一块了呢。喝酒的时候,他试探性地握住了我的手,我没有挣脱。在酒吧朦胧的光线里,我看见了他眼里的光芒。

    我当时在心里说:哦,杨哲,这不是我的错,我爱上了舒明亮。我借着酒劲说:“我喜欢你。”他嘴唇一抿,眼角向上一挑,很帅气地微笑道:“我知道,从你第一眼盯着我,我就知道。”聪明的男人。

    很快我就喝醉了,他把我送回了房间,紧紧地抱着我。第二天再见面的时候,我们彼此都很自然,仿佛头天晚上什么也没发生过。这点我直到现在还很奇怪:为什么我们当时能那么自然?

    上班的时候,我的思想在游离……突然,电话铃响了,提起一听,那头传来的竟是杨哲的声音。我大惊:他这么快就知道了?

    还好,这只是一个普通问候电话,他说他想我了,又问我是否寂寞,还说要是有个孩子就好了,我有孩子陪着。我默默地放下电话,有些内疚,杨哲他是爱我的,可是我却背叛了他。

    原以为,我等不到我爱的人出现,年龄大了,嫁了算了,现在发现是个错误。天底下好多事都可以将就,惟有婚姻是将就不得的。舒明亮在这里呆了3天,我们像普通情侣那样一起逛街、泡吧、看展览,很快乐。这当中我们谁也没提及杨哲和他妹妹。挽着舒明亮的胳膊,闻着他身上的烟草味,我就已经满足了。

    舒明亮走的时候我去送他。进候机大厅前,他朝我微微一笑,然后拍拍我的头,往我手里塞了个信封就转身进去了。那信封薄薄的一层,当时我就想不会是情书吧?网络流行的年代这东西可稀罕呢!

    在回程的的士上,我打开了那信封,里面是一张支票,上面的数字可以让我自由地挥霍好一阵子。他把我当什么了?望着那张支票,我好郁闷。

    怀孕了,我心里不是惊喜而是恐慌杨哲隔些日子也会回来一趟,和他在一起我总感觉像邻居,而不是夫妻。爱上一个人,却不是自己的老公,这样的痛苦,说不出来。我日益消瘦。

    有一天,我突然在吃饭时有呕吐反应,杨哲的父母竟兴奋得手舞足蹈,连忙给杨哲打电话,并且陪我去医院做检查。

    听到医生对我说:“恭喜你,有喜了。”时,我心底竟窜出一股寒意,打了个冷战,我害怕,因为我不知道肚中的孩子是杨哲的还是舒明亮的。杨哲非常高兴,他已经不年轻了,他给我打来电话,声音透着喜悦和急切,他说他已经开始向局领导打报告申请调回来,他还说了很多很多,但我根本就没听进去。

    我一直在想,这个孩子到底是谁的?因为时间上差不多,所以我心里也没底。

    如果是杨哲的,我当然放心了,可如果是舒明亮的,我该怎么办?虽然在潜意识里我希望是舒明亮的。

    舒明亮知道后,也很高兴,他让我养好身子,把孩子顺利生下来,还说如果是男孩就好了。我明白他的意思,他一直想要个儿子。可如果真是他的,我这一辈子将如何面对杨哲?

    杨哲回来看我郁郁寡欢,便问我是不是现在不想要孩子,还说如果我没准备好的话可以先不要。听到这话,我忽然对眼前这个普通的男人有了更深的认识,有一种想亲近他的感觉,是心的走近!对不起啊,杨哲,对不起!我在心里默默地念叨着。

    我放弃了做掉孩子的想法,因为我知道杨哲在心里非常渴望要这个孩子,我不想再一次对不起他。

    2002年3月,我顺利产下一个男孩,同时我知道了孩子的血型是O型,这个万能血型让我心里稍稍安定,虽然我还是不知道孩子是谁的,但我知道我也是O型的,孩子是我的。

    舒明亮认为孩子是他的,飞回来的次数越来越多,每次都给孩子带来大量礼物,每次都抱着孩子舍不得放下。杨哲这时已调回局里负责组织人事工作,不用长年在工地上奔波,他说希望多些时间陪我和孩子。

    孩子一天天长大,眉眼间依稀有杨哲的味道,我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,为了孩子,为了这个家,为了杨哲,我开始逐渐疏远了舒明亮。

上一篇:女性网络:离婚时妻子说儿子
下一篇:爱情天后王菲的爱太拽


排行榜 TOP9